您所在的位置:大发排列3网 >> 大发排列3 >> 康藏大发排列3 >> 浏览文章

月光下的舞者

甘孜日报    2019年09月13日

◎桑丹

“我从前有个肠胃不好的毛病,每当一发作,我就做碗‘穷查酒’来喝,美美地睡上一觉,第二天就没事啦,杰娜,你还记得不,你小时候最爱喝‘穷查’,有一回喝多了,差点醉死啰”。扎西翁姆说。

天使问:“穷查酒是怎样做的?”

扎西翁姆说:“把青稞酒或者白酒烧热,掺一点水,加酥油、蜂糖、糌粑,趁热喝,最滋补身体。”

哪怕只有一个人在听,扎西翁姆永远都是兴致勃勃的,看来,今晚她的精神比三个年轻人的精神还要好。

“说起酒,我们一家都和它有缘,杰娜的父亲爱喝,我年轻时也爱喝,杰娜也喝得几口,记得我十几岁在实验小学读书,还帮范校长酿过酒呢”。扎西翁姆打开了话匣子,真应了达多城的一句话:“獐子是枪撵出来的,话是酒撵出来的。”

扎西翁姆的酒,让这个夜晚沉醉了,扎西翁姆的酒,开启了画家闪电般的灵感,他仿佛看见遥远的青稞地,像一片被太阳点燃的金色火焰,那自由奔放,激情万丈的火焰燃红了整个天宇,一个野马似的女人沿着青稞地向前奔跑,她年轻美丽的面容红扑扑的,是天使?是杰娜?还是扎西翁姆?她们一直在追逐着他,他不停地跑呵,他想逃到什么地方去。

“啊嚏”,天使响亮的喷嚏声起打断了扎西翁姆的话头、画家的沉思及以杰娜的烦燥。

“是不是感冒了。” 扎西翁姆站起来去关窗户。

三个年轻人薄薄的衣衫在光溜溜的身上摇来晃去,扎西翁姆对他们说:“我去给你们做穷查酒喝。”

阿妈扎西翁姆果然端来了一碗滚烫的、香气扑鼻的穷查酒,她用小勺给每人舀上一小碗,看着孩子们听话地喝下,她心情舒畅地哼起一首藏族酒歌,大意是:远行的人,请喝了这碗乳汁般的美酒,路过达多的时候,你不要被达多的女人迷住了双眼……

天使随悠扬的节奏在大腿上轻轻打着拍子,杰娜和画家也被这种气氛所感染,是阿妈的酒帮他们驱散了寒意,他们为扎西翁姆的歌声鼓起掌来。

画家入神地凝视着扎西翁姆,她脸上的皱纹,淡淡的老年斑、眉宇间时光的沧桑以及她得体的汉式西装和藏式袍裙的穿着。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,他快步冲进画室,抓起画桌上的纸笔,他笔下的线条在跳跃,在驰骋,他心中的扎西翁姆在闪现。

画家欣赏着这幅刚画完的画,沉浸于创作状态里的画家仍不愿放下手中的笔,这时,他听到身后传来杰娜声音:天使,你画的是天使。画家募地一惊,他们同时看到画纸上一位慈母般的,衣袂飘飘的天使在虚空飞翔。

画家沉默了一会儿,他的脑海里重叠着两个不同的天使幻像,他感到一种轻微的挫折与失败。

杰娜被这幅画吸引住了,透过慈祥的天使紧裹在身上的衣裳,杰娜闻到了遥远的类似于母乳的气息,她吮吸着阿妈扎西翁姆饱满的乳房,她的体内发出一阵像婴儿一样因饥饿而啼哭的声音。

杰娜小时候刻骨铭心的一件事是她有一次报名参加了学校舞蹈队,晚上,她靠在院坝的墙角练倒立,正当她专心致志的时候,突然从她的视野中出现了一双有力的脚,接着是两只颀长的腿,接着是丰满的臀部、胸脯,杰娜的视线稍稍抬高些,她突然觉得那双脚要把她踩碎似的,她感到害怕,手一软,“扑咚”滚落在地上,一股钻心的疼痛像电流传过右臂,她把头埋在两膝之间,呜呜地哭起来。

阿妈扎西翁姆停下脚步,蹲在她面前,问她是咋回事,阿妈发现她的右手脱臼了,赶紧抱她到医院去治疗。从此,七岁的杰娜和阿妈扎西翁姆拉开了一段漫长而疼痛的距离。

想到这,杰娜的右臂还隐隐作疼,她带着嫉妒和艳羡的目光从童年的倒立变成了今天的仰望,为两个高贵美丽的天使,也为自己的卑微和无助,这是她无法逃避的选择之一。

画上的天使丧失了痛苦和虚无的秘密,以一种时间的方式发生着变化。

“阿妈,明天一早天使和画家就要走了,我们是不是……”

杰娜觉得先前对阿妈的态度有些失礼,这次,她以商量的口气说道。

“怎么?明天你们要走”?扎西翁姆吃惊地问道。扎西翁姆走回自己的房间,不轻不重地关上门。


  • 上一篇:曲莫阿莲回家
  • 下一篇:女儿谷:1937